日常吸叶ヾ(●´∀`●)

【ALL叶】everybody wants to love(中)

啊啊啊啊可爱炸了

猴子:

这是怎么了?叶修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准备一会儿录完节目,去找张佳乐说说话。他以前这么开玩笑,对方也没见生气啊,怎么今天就气得连看都不想看他了?

不多会儿,工作人员也进来问叶修情况,后者表示没大事,所以节目照常录制。

因着张佳乐用时不多,许斌也早早地便接到了叶修催促的电话。他站在包厢门口的时候,心里好奇得很,这叶修不找王杰希,找他做什么?

 

一进门,同其他人一样,他也被震了一下。

“叶神,你这是……”许斌都不敢进门了。他何时见过叶修这霸道总裁一般的模样,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开门的方式没用对!

“来,坐坐坐。”叶修的烟瘾犯了,又着实觉得无聊。他刚才见到的人里,也就只有苏沐橙和高英杰填的理想型是他啊,怎么节目组就让他来做主持了呢?

许斌走过去坐下,有些好奇地看着叶修:“叶神,你这样难道是来找我约会的?”

“约会没有,表白倒是有。”叶修扬了扬手中的信,弄得许斌更想笑了。

“你逗我了?你不跟我们队长表白,居然跟我表白?”

叶修被许斌这话说得一愣,“我怎么就要跟王杰希表白了啊?”

“看你俩那默契,不是真爱是什么?”

叶修笑了,“我跟沐橙还是最佳搭档了,照你这话我不跟沐橙结婚都不行了啊!”

“别!你千万别!你要是跟苏女神结了婚,我肯定会被人打死的!”许斌想到王杰希的那双眼睛,心中就是一寒。他赶紧转移话题道:“说实话吧,叶神,你究竟找我来是做什么的啊?”

“真的是表白!”叶修又抖了抖手中的信,一脸诚恳。许斌沉默了,瞧着他拆了信像是演戏一样地念道:“不管你是在三零一,还是在微草,你都是我心中的第一骑士。许斌大大,我爱你!你的粉丝——小磨蘑菇汤。”

 

听完上面的话,许斌明白过来地松了口气,“这是粉丝来信啊!叶神你怎么拿到的?”

“山人自有妙计!说吧,听到这封信你什么感觉?”

“还什么感觉啊?开心呗!”

“就只有开心啊?那你理想中的恋爱对象是谁啊?”

这个问题一抛出,许斌更明白了,当即官方地答道:“没有明确的对象啊,只要谈得拢就好了。”

叶修就喜欢许斌这种明白人,拍得也快!他当即抽出玫瑰花递了过去:“那祝你找到投缘的妹子哈!”

许斌有些好奇地问道:“叶神怎么找我来问话啊?”

“所有全明星都找,所以你可不能说出去啊!”

“那就好!”许斌默默地在心内加了一句:队长加油!

 

因为许斌这个明白人,时间更往前面调了,离和方锐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了。节目组的人进门来问道:“叶神,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啊?”

叶修不是很饿,但等会还有这么多人要拍,吃点东西垫垫底也不错。他正要问来人都有什么吃的,就听见方锐站门口那儿说:“你想吃什么,我去买呗。”

“你怎么来了?”叶修低头看时间,确实还有二十五分钟才到约定的时间。

方锐嘿嘿地笑着走进来,搬着凳子坐到了叶修旁边,“这不是过来转转,正好就遇上了么。说吧,你想吃啥,我去买。” 

他其实已经在这附近逛了几个来回了,叶修主动约他,还千叮咛万嘱咐只要他一个人来,方锐心里激动啊!结果从下午一点到现在,他就看见好几个人拿着玫瑰花从这儿走出去了,说不惊讶是假的,后来又看到有一些人从隔壁的包厢出来,拿着东西进到里面,他就明白过来了,这是在录节目啊!

 

方锐其实很聪明,除了苏沐橙那一拨,他把其他人的顺序一排出来,他就知道对方是按照全明星的排位来的。这不看到许斌从包厢里出来,他就赶忙窜过来了。正巧听见工作人员问叶修要不要吃点东西。

 

“算了吧!你都来了,赶紧拍完收工。”叶修转头就让工作人员把方锐粉丝的信封给他拿来。那工作人员也懵了,完全没有想到方锐这么早就来了,愣在那儿好一会儿,才过去拿来了东西。

“你等着我给你念啊!”叶修说话间拿出了信纸,照着上面的字念道,“方锐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完全没有想到气功师还可以这样玩,简直是打开了我新世界的大门!方锐大大,你帅出了新高度,我一定要给你生猴子!一个爱你的小粉丝致。”

方锐哈哈地笑了几声,完全是被叶修的语气给弄的。

叶修倒是不介意地继续问:“来来来,告诉我你什么感受?”

“太好笑了!来,把那句‘我一定要给你生猴子’重新说一遍。”方锐用手撑着头,一脸得瑟地道。

惹得叶修呵呵一笑,“美得你!”

 

“那方锐大大,说一下你的理想恋爱对象呗。”

这下方锐明白了,原来节目是联盟录制的啊!他也就没照着自己上次写的内容,而是拐了个弯儿地答道:“喜欢管得住我的。”

叶修不禁打趣:“你别不是说老林吧?呼啸那几年还没被管够啊?”

“老林可没管过我。”方锐赶紧解释,免得其他人误会。说起来也奇怪,当职业选手这么久以来,方锐其实是一个特别不服管的人,可也不知叶修用了什么法子,他就是特别听叶修的话。

 

方锐说的含蓄,可叶修心里倒是咯噔了一下。毕竟对方的目光太过真诚,说不怀疑都是假的。

方锐不会是喜欢自己吧?

叶修心里这么想,却不能说出来,毕竟是在录节目。他也就赶紧把花抽出来放方锐手心里,“成成成,你这条录完了,赶紧走吧!”

不想方锐不依不饶地问:“那你赶紧告诉我你想吃什么啊?我去给你买。”

叶修笑道:“得了,别麻烦自个儿了,乖乖回去啊!”

方锐听他这说话的语调,心里面特别舒坦,那小尾巴就翘了起来,更加一门心思地想投喂叶修了。

“我无聊啊!你让我去买呗!我上次听王杰希说你喜欢吃汤包。上次你带我们去吃的那家汤包味道挺好的,你要不要吃?我去给你买来。”

说到叶修喜欢吃的,他倒是有点馋了,又看在方锐如此热情的份上,他也不好拒绝,只能应道:“成,我要吃大份的。”

叶修说“大份”的时候特别提高了音调,让方锐忍俊不禁地道:“你就等着我把你喂成个胖子吧!”方锐说完,又跟工作人员招呼一声,便走了。

 

隔壁房间,一屋子的工作人员莫名地沉默了——他们怎么觉得刚才的那一幕,有些闪啊!

 

方锐一走,工作人员也准备妥当了下一个人的信封。叶修看着接下来那人的名字后,就乐了。

喻文州,一个要是手不残便是联盟妖孽的家伙。叶修拿起手机拔打了过去,喻文州堪称动听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喂?”

“文州,有空吗?能早一点过来吗?”

“叶修前辈?有空,我马上就过来。”说完,喻文州就挂了电话。

 

在叶修等了约莫一分钟后,喻文州出现在了门口。

几乎所有的人,在见到屋里的架势后都要被震一下,可喻文州没有,他只是步态自然地走到叶修对面的位置上坐好,那双好看的眉眼便望了过去。

“前辈,有什么事吗?”

瞧这淡定优雅的模样,叶修觉得接下来不管用什么语气读信纸上的内容,都无法震惊住喻文州了。他不禁呵呵笑了起来,不按常理出牌地道:“文州啊,你知道有人要对你表白吗?”

 

 

“哦?”喻文州双手十指交叉,放在交叠的腿上,眼露温柔地看着叶修,“是谁要对我表白?”

“你猜。”叶修将信封的一角贴上了自己的下唇,粉红的颜色配着另一种浅淡的粉,让喻文州的眸光暗淡了一分。他的笑容扩大了,“叶修前辈让我猜,那我就只能猜要对我表白的人是你了。”

叶修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双手抱着胸,说出的话含着调侃:“文州怎么跟张佳乐似的,都希望是我在表白?”

喻文州抓住了其中的关键点,“难道前辈刚才见过张佳乐?”

“当然。”叶修想到张佳乐,愧疚中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本意是反省自己这张嘴,却让喻文州误读了其中的含义,以为张佳乐在某种事情上抢了先。

叶修没发现他的不对劲,只一心想着张佳乐地说:“他刚才被我气跑了。”

“那前辈不去追一下吗?”

“追什么?晚点去他房里找他不就行了。”叶修说完,就见着喻文州的笑容诡谲地说了句:“那我也希望被前辈气跑。”

“怎么的?在赛场上还没被虐够?”叶修笑着睨了他一眼,低头准备拆开信封,把节目拉回正题。谁知喻文州说:“因为我也想和前辈单聊。”

叶修捏着信纸的手紧了紧,“难道我们现在不是在单聊?”

喻文州的脑袋往旁边转了转:“那有个摄像头。这是在录节目吧。”

“既然你知道,还不乖乖配合?”叶修抖开信纸要读,但是一向妖孽的喻文州偏偏万分感慨地说:“可我真的很想跟前辈单聊啊!”

 

隔壁包厢的一众工作人员,全都默默无语。这都知道是摄像了,就不要这么基情四射啊!只见剧情的发展在两个战术大师的你来我往中,越走越歪。

叶修说:“文州不要闹,乖乖听我把信读完!”

喻文州说:“我知道是粉丝给我的表白信,我自己私下里一个人看就好。”语落,他就从叶修的手里抽出了信纸,叠好,再放入了自己的队服衣兜里。那庄重的模样倒是让人觉得把信夺回来,不道德。

叶修不明白了,这喻文州是怎么知道信的内容的。

 

“说吧,是谁给你讲的?”叶修好奇地凑过去问道。

喻文州的笑容重回平日里的温和,“当然是粉丝啊!他们在我的微博下面留言,说应联盟要求寄了很多表白信过去。”

叶修吃了一惊,敢情是联盟这边的保密工作就做得不到位啊!既然对方都知道这是节目了,叶修索性速战速决。

“那你赶紧说说,你看到那些粉丝说给你写了表白信的时候,都是什么感觉?”

喻文州照实答道:“就觉得联盟这边肯定要针对这个,做点什么。”他沉默了片刻,加了句,“我猜对了。那么前辈,有奖励吗?”

叶修双手一摊,“没有。”

“前辈,你既然让我猜,我猜对了却不给我奖励,那我可就要生气地走了啊!”

叶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你就这么想跟我单聊?”

喻文州用了个量词:“万分迫切。”

叶修再次双手环胸,眼中似是在酝酿着坏水。

很快,喻文州就知道了那是什么。他只听叶修问:“文州啊,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卧槽!

隔壁包厢的人疯了!这是要做什么?这是要出柜吗?

我去!这节目还做不做了?还能不能播了?!

导演正要让人去阻止事态的发展,就听见叶修老神在在地讲:“你就不怕万千少女心碎了吗?”

作为联盟第一想嫁的男人,喻文州女友粉的数量是庞大的,甚至带动了蓝雨周边的发行量。一旦喻文州出柜,这批粉丝的丢失,对于俱乐部来说也是一项极为庞大的亏损。

果真,喻文州只能无奈地说了句:“叶修前辈,你真是坏透了啊!”

叶修露出了胜利的微笑:“那你就赶紧配合点!提问,你理想的恋爱对象是谁?”

三秒后,喻文州对着叶修勾了勾手指,示意他更靠近点。

“别啊!大声地说出来!”叶修可不会上钩,谁知道对方又要做出点什么惊人的举动。可喻文州见他拒绝,半点都不失落地大声道:“前辈,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裤子的拉链开了!”

叶修被蛰了一般地身子往前伸,双手往下摸拉链。电光火石间,异变陡生。桌子对面的喻文州猛地站起身抓住他的领带,一把将其扯了过去。两人的嘴唇便在桌子上方贴在了一起。

 

两个包厢,同一句——“我操!”

 

一吻完毕,喻文州松开了惊呆的叶修,还细心地整理好了对方的衣装,然后按着人坐下。他自己也坐下了,转头对着摄像头说:“刚才那段,麻烦剪掉。”

一时间,工作人员都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才好。

喻文州倒是坦荡,还善意地又站起身,弯腰伸手,拇指擦过了叶修的唇角,“沾到口水了。”

叶修捂脸,找不到任何话来说了。他果真就应该坚定地待在家玩荣耀!

“喻文州,你真是胆儿肥了啊!”叶修好半天的沉默,换来了这样一句感叹。

被夸奖的人笑得让人如沐春风:“前辈,是你告诉我的富贵险中求啊!”

喻文州亲也亲了,叶修又不能冲上去打他一拳,再加上自己也不痛不痒的,干脆就不管了。现下,有更值得他感兴趣的事情:“我就想知道你们俱乐部的老板,在知道这件事后会是什么看法。”

“我会告诉他,我对你是真爱。”喻文州说完,还无辜地眨眨眼。那模样仿若在说:爱你,我错了吗?

叶修这下算是明白什么叫挖坑自己跳了。他就不应该来!

他着实没想到喻文州竟然如此妖孽,他开大了都镇不住!

 

好在喻文州虽然妖孽,但当叶修摆出一副“你赶紧走”的架势时,也算是知情识趣——当然,导演都亲自过来局促地看着他俩了,喻文州不能不给导演这个面子。

喻文州走后,导演坐到了叶修对面的位置上。只见那糙汉子模样的导演脸红地看着叶修,问:“叶神,你看这……要不今天就算了,明天再接着来。”

叶修摇了摇头:“没事,我还挺得住!”

他今儿不一鼓作气地录制完毕,谁又知道后面的妖孽会作出什么幺蛾子!

 

叶修拿起电话,给等会要来的江波涛打了个电话,催促对方赶紧来。

但他不知道,江波涛接起电话的时候,旁边还有一双眼睛在无声地凝视着。

 

“队长,”江波涛转头叫了声,笑容满面地道,“我先去给你探探路!”

被叫到的人——周泽楷轻轻地点了点头,目光里透露出两个字:加油!

 

为什么周泽楷会跟江波涛在一起?

当然是周泽楷一接到叶修的邀约,就紧张得来找副队帮忙了——接到他暗恋的人这约会一般的请求,他手足无措啊!

结果一听到江波涛也被邀约了,还在他之前,周泽楷就蒙了!

为什么……还约了别人?

难道不是找他约会吗?

 

江波涛早已知晓周泽楷对叶修是个什么心思,可原谅他也是个雏儿,更不是个gay,当然教不了周泽楷如何去追求叶修。他只能提供给周泽楷一个建议——你见到他就笑,他应该就会对你产生好感了,毕竟你有颜值嘛!

周泽楷将这个建议一直贯彻落实,可看现在的情形,叶修似乎没有接收到他的讯息。

 

“放心吧,队长,你要知道的,主角都是压轴的!”

闻言,周泽楷的双目瞬间点亮,颇有气势地出声道:“加油!”

 

 

承载着周泽楷的希望,江波涛推开了门。

江波涛:“!!!”

只见江波涛双目瞪大,“哧溜”一下就窜进了门内——我去!可不能让不远处跟着的队长见到这房内的架势,那简直是要命啊!

叶修好笑地出声道:“怎么了,小江?后面跟着老虎?”

江波涛抬手擦了擦额上的虚汗,心中腹诽道:不是老虎,是一杆枪啊!

但他不敢说,只能借口道:“跑太快了,有点热。”瞅着桌上的玫瑰,还有冰桶里的香槟,他不禁有些心虚地开口问道:“叶神,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香槟配玫瑰,正装着美男,这要是让人看见了,说不是约会怕是都没人敢信!

 

江波涛身后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当然不敢让人瞧见这一出场景,但要让他过去,他也不敢迈腿。

偏偏叶修对着他招了招手,跟蛊惑人一般地笑着喊道:“过来啊,小江!”

“……叶神,你先说是什么事吧。”江波涛声音都有点发颤地开了口。他在心里埋怨自己眼神太好,刚才踟蹰的功夫,他瞅见了桌上摆着一个粉色的信封,还用心形的红泥封了口。

这节奏不对啊!

江波涛额上的虚汗“噌噌”地往外冒,眼睛都不敢看叶修地紧贴在门上,既像是怕叶修,又像是怕门外的人。

 

叶修眼睛一眯,看出了不对劲。他略一沉吟,决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点——反正都被人亲过了,再劲爆也不过如此。

“小江,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怕我?”叶修的手指头移在粉色的信封上敲了敲,果不其然地看到江波涛的眼睛瞪大了一瞬,又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怎么?你怕我给你表白吗?”

这话一落,江波涛的心都快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而另一边的工作人员们,下巴砸出了数个坑——妈蛋!这节目没法做了!

 

他们只见着屏幕里的江波涛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啊!叶神,你、你别开这种玩笑!”

“如果我说的不是玩笑呢?”叶修的手指捏起了信封,吓得江波涛咽了口口水,“你是不是就要夺门而出啊?”

我不是要夺门而出,我是……没法交代啊!

江波涛想到了临出门时,周泽楷那寄予厚望的眼神,他的心里猛地生出了要阻止事态恶化的责任感。

一定是叶神没有感受到队长的好!

而且以他和叶修之间的接触来看,叶修完全没道理会对他表白!

 

那现在怎么办?

——安利周泽楷啊!

 

只见方才还犹豫不前的江波涛从容地迈步走向了叶修。他坐到了叶修的对面,眼神不复方才的纠结,而是眼带笑意地看过去,说:“叶神,你觉得我们队长怎么样?”

这话题转移得太快,叶修都有点蒙,但他可以静观其变。

“小周?人不错啊!”

江波涛笑着点了点头,又说:“长得还挺帅,是吧?”

对于相貌这一点,叶修答得更快:“当然!要不冯主席为什么找他做代言?”

“他的性格就是有点腼腆,但说话做事的分寸,还是相当到位的,对吗?”

叶修眯着眼看向江波涛,“你对小周观察得还真仔细啊!”他话题一转,重新回归正题上来,“但我今天约你出来,只准备谈你啊!”

叶修已经意识到不对劲了,这完全是在向他推荐周泽楷的节奏啊!他必须得打住这个话题,他不想听到更劲爆的消息。

 

但他的拒绝,在江波涛看来是在挑明另一个意思——我只喜欢你。

要问江波涛为什么这么认为?

实在是场景、着装、道具,都在透露出一种求偶的讯息。

但他不能听到叶修的表白,这会让他为难——明知道一个人喜欢自己,还把对方介绍给暗恋自己的朋友……那太尴尬了!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尴尬,江波涛无视了叶修想要转移话题的举动,给出了一记直拳:“叶神,我其实想说,周队挺不错的。你要是想找个男朋友,我向你强烈地推荐他!”

 

卧槽!

这是同时响起在叶修和工作人员心中的声音。只因他们都从江波涛的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个讯息——周泽楷是gay。

而叶修甚至还听出了另一层深意——周泽楷对他有意思。

可……他其实不想知道。

 

 

果真江波涛印证了叶修的怀疑。只见他忽地伸出手覆在了叶修的手上,语重心长地说:“叶神,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你一定能明白我想说些什么。希望你能够慎重考虑一下。如果不愿意,也希望你不要改变现在对他的看法。”

当然,江波涛这么一说,不仅是叶修,就连旁观的工作人员们都意识到了话里的深意。

 

导演垂头丧气地看了看其他人,哭丧着脸说:“算了,节目不录了。”

不是他们不想录,当然他们也想了解更多的八卦,可这些八卦太劲爆了,完全没办法播出来啊!

他们录制这个节目的原意是想了解到全明星选手们在听到粉丝告白时,那种自然的不是节目特别做出来的反应,更想了解选手们真实的择偶想法。

只有这样真是有趣的节目,才能让他们的收视率节节攀升。

可现在看来,真实是残酷的!

真相更是让人伤不起!

 

在工作组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叶修并不知晓——导演也想看八卦嘛,当然在刚才宣告放弃的时候,屏蔽了他的耳机。

现在,工作人员们放下了负担,全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上叶修那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小江……”叶修叫了江波涛一声,有气无力地说,“你语速太快了。”

“抱歉,我一时激动。”江波涛至今没有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所以叶修点化了他:“其实我们正在录节目。”

江波涛:“……”

叶修:“……”

江波涛:“真、真的?”

叶修重重地点了下头。

 

那副生无可恋的脸孔,换到了江波涛的身上——队长,我对不起你!_(;з」∠)_

 

看着江波涛那张震惊不已的脸,叶修不禁叹了口气。他能说些什么,话题都已经进行到如此地步了!他只能硬着头皮接下去,尽量打圆场啊!

叶修不知道,当他绞尽脑汁想要转圜余地时,旁边的摄制组里来了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只见喻文州站在门口,笑微微地看着各位工作人员:“介意我来参观一下吗?”他的声音里满是笑意,可工作人员们却在他的身上看了一股无形的气势,如同《教父》里的经典一出——教父用死亡来威胁他人,告诉自己的小儿子什么叫做:“我会给他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现在,工作人员们就在这种笑意里感觉到了威胁,更何况有句话说得好——看热闹不嫌事大!他们已经弃剧了,专心看热闹了,还会嫌暴风雨来得不够猛烈吗?

 

导演“噌”地站起身来,热情地对着喻文州招了招手:“不介意!完全不介意!喻队,来这里坐!这里看得清楚!”然后,他就将方才发生的一幕,绘声绘色地对着喻文州说了个透。

导演发誓,在他说完那些话后,他在喻文州的脸上看到了裂缝。这让他的内心无比兴奋!

啊~~~~谁不喜欢看到开年大戏呢?

不过没有瓜子磕,感觉好寂寞,哎……

 

隔壁屋里的叶修已经恢复到了平常的表情。他从容地看向江波涛:“咱们重新录一遍吧!”接着,他转头看向了隐藏摄像机,“麻烦把刚才那一段掐掉。”

江波涛一听,跌落谷底的情绪慢慢上升。他站起身,走向了门,再走了出去。

巨大的压力再次袭来,那是来自于周泽楷的期盼之光!

 

只见周泽楷站在十米开外的走廊拐角,那双分外好看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紧盯着江波涛,片刻后他快步走过来,嘴唇张了张,最后说出来两个字:“还好?”

计划进行得还好吗?前辈没有对你做什么吧?他有没有提起我啊?你说了我吗?

Blalalallala……庞大的信息量全部涌向江波涛,他怎么能不感到压力巨大啊!

而且方才还出卖了周泽楷一发,江波涛真的是没眼看周泽楷啊!他只能对着对方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示意周泽楷退开几步,便再次进到门内。

 

【嘀——演技模式开启。】

江波涛一开门,就笑容满面地叫了声:“叶神。”

“小江来啦!来,这边坐!”叶修笑着抬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

江波涛赶紧小跑着过去坐下。他现在就想赶紧结束这次会面,但他面上依旧笑容满面,完全不带有丝毫急迫的情绪。

“叶神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就是关心一下你。”叶修顺着这个话题问道,“小江有女朋友吗?”

这个问题让江波涛卡壳了一秒,脑电波瞬间传递了过去:不是在演戏吗?!

叶修的脑电波返回了过来:要带着真情实意地去演戏啊!

 

江波涛无语了两秒,不禁又笑了起来。他答道:“还没呢。叶神要是有合适的,可以给我介绍一下。”

叶修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真情实意地道:“我觉得沐橙挺好的。”

江波涛:“……”

聊不下去了!

这是在报复他刚才吐出了真相吗?!他敢说什么?

他只能哽咽了一秒,才道:“联盟女神,当然是好的。”

“哦,我会告诉沐橙,你管他叫女神。”

江波涛泪目:“叶神,你放过我好吗?”我错了还不行吗?

江波涛发出无尽的歉意之光——我错啦我错啦我错啦我错啦~~~

 

叶修全然接受地笑着回望过去,明明白白地教育了他一个道理——祸从出口啊,小江!

 

接下来的剧情,毫无亮点可言。双方进入了友好时期,进行了祥和的会谈,会谈涉及内容毫无爆点,导演想要嗑瓜子的欲望都在双方的亲切交谈中被冲淡。

当然,叶修提出的“重新录制”,让他给这个节目找到了新生——反正可以重新录,无所谓他们做什么啦~开心就好!

 

在收到玫瑰花的馈赠后,江波涛走出了那扇门。

这次迎面而来的再不是庞大的信息量,而是电眼死光——只见周泽楷死死地盯着江波涛手中的玫瑰,怒气值飙升中……

为了和谐,江波涛撒了个谎。他把玫瑰递了出去:“这是叶神让我送给你的。”

 

在那一瞬间,江波涛似乎听到了一声:唰啊——

冰雪消融,春风拂面,周泽楷手执着玫瑰,笑容能与太阳争辉——灿烂得真是不要不要的!

可……

 

“啪!”这是物品落地上的声音。

两人齐齐转头,便见着一个人站在叶修隔壁屋的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俩。

在短暂地对视后,那个人缓慢的像是蜗牛一般地缩了回去,一边缩还一边道:“你们继续、继续。”

门,轻轻地关上了。

那位原本想出门买瓜子的工作人员心灵受到了冲击——暨“周泽楷是gay”之后看到的“江波涛送玫瑰给周泽楷”这样的信息,简直让他的脑回路要短路啊!

……等等……

江波涛给叶修介绍周泽楷。

江波涛送花给周泽楷。

周泽楷收到花表示很开心。

所以,他们仨究竟是什么关系?!

 

工作人员在导演殷切的注目下,回答了导演“还不出去买瓜子”这个问题。

只是答非所问。

“贵圈好乱啊!”他发自真心地吼道。


---tbc---

最后一章,尽量八点前更新。

我会告诉你们我早上八点就起床写最后一章了吗?

评论
热度(835)

© 日常吸叶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