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叶ヾ(●´∀`●)

【吴叶】Can you speak Chinese? (上)

超喜欢大大的吴叶阿阿quq等你回来(T▽T)

Silence: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233333333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写胭脂扣(。


——————————————

 叶修来新加坡的第一天,吴雪峰去机场接他,在出租车上,他花了十五分钟的时间,教了叶修一句走遍新加坡都不怕的神句。

“Can you speak Chinese?”

“我估计你应该不会带我们家地址,又没有手机……要是迷路了就找会中文的人问吧。”吴雪峰如是叮嘱他。

“老吴,你是不是太久不见我了?”叶修刚下意识地想拿烟,手摸到空空如也的口袋,才想起入境的时候压根没带,无奈地又把手抽了出来,慢悠悠地说,“我是会出门的人吗?”

吴雪峰脸上一阵抽搐:“我以为你是旅游来了。”

“我有那么玩物丧志吗!”叶修认真地说,“我这回其实是来体验狮城的网速的。”

吴雪峰抚额,忽然唾弃起之前那个闲吃萝卜淡操心地查好了攻略的自己。


吴雪峰家在新加坡东边,从机场回去都用不了二十分钟。叶修烟瘾犯了,整个人看起来更蔫了,没骨头似的挨在后座的靠背上,哈欠连天。

他们很快到了地方,吴雪峰对着一群整齐崭新的楼宇介绍道:“这就是新加坡著名的组屋啦,你现在看到的楼已经有三十多年历史了,但是因为政府每五年都会对外墙进行……嗯?叶修?”

“房子挺好的,”叶修哭丧着脸说,“但是,我能去买包烟吗?”

吴雪峰领着叶修到附近地铁站的便利店买了包烟,叶修随便指了一盒x宝路,看着吴雪峰不情不愿地付了钱,快步往外走。吴雪峰少见他走那么快,心情复杂地跟了过去。叶修无师自通地找了个垃圾桶,几乎是如饥似渴地点了支烟,狠狠抽了几口,才感慨万千地和吴雪峰叹道:“你们这里烟够贵的啊。”

“呵呵。”吴雪峰站得离他有一米远,一脸生无可恋。

“还是我大x群抽得顺口啊……”叶修火速解决了一支烟,整个人又活过来似的,看起来高兴了很多。他走到吴雪峰身边,才说了一句,手里就被塞了瓶牛奶,还贴心地插了吸管。

叶修下意识笑了,摇了摇头,把牛奶举到嘴边喝了一口:“这倒是比x牛好喝。”

吴雪峰脚步顿了一下,说:“还记得啊。”

“那自然,没有你,也没有如今一米七八的我。”叶修笑了笑。

吴雪峰觉得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前一刻环绕于心的烦闷被驱散殆尽。


组屋,顾名思义,就是组合的房屋。

走进组屋区就已经隐约有种走迷宫的感觉,叶修觉得自己也算是记地图的一把好手,此刻居然也觉得有点混乱。

叶修很久没见到一层楼那么多户人家的楼房,而且走廊和人家的客厅一墙之隔,有些人家打开木门通风,能看到各式各样风格的客厅,有的里头住着黑人,有的里面住着华人,厨房里飘出饭菜香,小孩在房间里练钢琴……这些和他毫不相关的声音往他耳朵里钻,让他忍不住想到一些温馨而无聊的日常琐事。

吴雪峰家住在走廊的尽头,门口的走廊上架了个架子,上面摆满了花盆,植物们长得颇好,让人见之欣悦。

“来,我给你示范怎么开门。”吴雪峰招呼他过去,手里拿着钥匙,先打开铁门上的挂锁,然后拉开铁门的门栓,再换了一把钥匙,打开了木门。

“能不能记住?”吴雪峰转过头来问他。

“不能,”叶修诚实地说,“学来做什么,我和你一起进门就行。”

吴雪峰无奈地摇摇头,领着他进屋。

“你家挺大啊。”叶修进了门,随口赞道。

“嗯,是还不错。”吴雪峰走进厨房,拿着一个马克杯走出来,说:“来喝水。”

叶修觉得这杯子眼熟,走过去拿起来看,发现上面印着当年嘉世三连冠时期的q版气冲云水,杯子靠近把手的地方缺了一小片瓷,叶修啧了一声:“我还说呢,这杯子怎么就不见了,原来被你带走了。”

吴雪峰走向卧室的背影不着痕迹地一僵,过了一会才答:“哦,是啊,收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拿错了。”

“哦。”叶修不再说话,拿起杯子来抿了一口水。

吴雪峰心虚地躲进门里,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复了心情。

——刚才拿杯子的时候他真的是无心的,家里很少有别人来住,杯子都是玻璃杯,马克杯本来就没几个,这个杯子被束之高阁已经好些年了,这次居然……

吴雪峰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还是大意了。”

过了一会,吴雪峰换了居家服出去,看到叶修已经非常不客气地拿出了笔记本,坐在饭桌前打起了游戏。

“你也是动作快啊。”吴雪峰说道。

“老吴我要一个转换插头谢谢。”叶修叼了根烟,头也不抬地说。

“好的稍等。”吴雪峰非常自然地转身去拿,拿到了才恍惚了一下,这场景尼玛怎么有点熟啊?

哦,当年在嘉世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来着……

吴雪峰痛苦地捂住脸,甩了甩头,试图把人生变得简单一点。


晚餐是吴雪峰做的,三菜一汤,配晶莹剔透的白米饭,荤素得宜,颜色鲜嫩,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叶修敷衍着应他好了好了抢了这个就来吃饭,吴雪峰叹了一口气,什么都不想说。

“老韩你至不至于,天天来跟我大兴欣抢boss啊?虽然是夏休,但是你这么任性,手可还行啊?”叶修煞有介事地问,那语气简直是欠揍。吴雪峰忍着笑,夹了一筷子番茄炒蛋,心里默默地给韩文清送去了一个美丽的祝福。

吴雪峰本来还以为叶修还是当年那个boss抢起来就不管不顾的节奏,谁知道他打完了这一票,居然真的退了游戏,端坐在桌前吃饭了。

吴雪峰颇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叶修给自己盛了碗汤,喝了起来。

叶修在餐桌上的礼仪其实十分周到,喝汤不出声,筷子勺子很少敲到碗沿,咀嚼的时候会紧闭着嘴巴——这是很多人都忽略的一件事,可是良好的餐桌礼仪,偏偏就是体现在这些细节之中。吴雪峰打从和叶修吃饭的第一天就发现了这件事情,虽然叶修当年什么都没说,可他却一眼就看出来,叶修一定来自一个非常注重家教的家庭。

“你做的还挺好吃啊?”叶修看起来挺意外,说道。

“哦,以前给你做过啊,忘了?”吴雪峰不满地说道。

“啊?哦,说起来确实是做过哦,”叶修认真想了一下,恍然,“是那年过年哈?”

“是啊,那年我爹妈旅游去了,你和沐橙也正好落单,在我家吃的,”吴雪峰说,“虽然吃的是火锅,可我也有做其他菜的好吗。”

“你当时做的是可乐鸡翅呀,又没做这些,”叶修理直气壮地说,“再说了,都多久了,还不许忘记啊?”

“我当时做了可乐鸡翅?没有吧?”吴雪峰狐疑道,“我记得我做的应该是红烧排骨之类的?”

“怎么没有,那时候你可乐还放多了,一下倒了大半瓶,搞得最后我们每人只喝了一杯。”叶修啧了一声,严肃地表示了反对。

“有这事?”吴雪峰被他这么一说,忍不住怀疑起自己的记忆,“你确定?”

“那当然,”叶修郑重地说,“哥是谁啊。”

吴雪峰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说:“哥你个头。”


晚上叶修洗了澡,裹了条毛巾乐颠颠地跑到书房:“借睡衣。”

“……”吴雪峰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生无可恋地望着他,“朋友,你平时穿什么睡?”

“抓到什么穿什么。”

“那你今天怎么不再抓一件?”

“都没洗。”叶修说得理直气壮。

吴雪峰撇撇嘴,走到衣柜前拿了睡衣递过去:“明天你打算穿什么?”

“明天不出门啊!”叶修接过去,也不避他,立马麻溜地把T恤套上。

“那,下次出门,你预备穿什么?”吴雪峰挑眉,“你来新加坡其实并没有带够衣服吧?”

叶修一边穿短裤一边絮絮叨叨:“这个真不怪我,我除了两件衬衣,其他的都是队服,自打拿冠军之后,就再也不能愉快地每天穿队服了……”

吴雪峰忍无可忍,拿了两件T恤和两条牛仔裤,扔到叶修怀里。

“你怎么不连内裤都不要带!”

叶修乐呵呵地把衣服往怀里收:“啊,这个你别担心,我穿了一条带了一条,妥妥儿的!”

吴雪峰把两条崭新的内裤摔在叶修还带点水汽的头上。



TBC


评论
热度(132)
  1. 日常吸叶ヾ(●´∀`●)Silence 转载了此文字
    超喜欢大大的吴叶阿阿quq等你回来(T▽T)

© 日常吸叶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