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叶ヾ(●´∀`●)

【all叶】夏虫与冰-10-

超喜欢大大这篇啊啊啊啊啊升天

悠悠堇:

        会三刷了,请大家不要高价收。网上会把全文放完。

 

 

        - 10 -


 

        记者会用进行得鸡飞狗跳来形容也不为过,当然这只是指众记者的心理状态,表面上看来其实这场记者会还算挺成功的,记者们问出了自己想要询问的问题,而中国队的每一人都是有问必答。可是这回答的内容,就有些让人目瞪口呆了。


        比如有一位记者这麽问道:“张佳乐选手,据说这是你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冠军,请问你对于这一天的到来有怎样的想法?是否非常激动呢?”


        “废话,拿了四次亚军才盼来的世界冠军能不激动吗?在这种场合就不要提别人以前的伤心事了。来,下一个问题。”叶修理所当然地回答了抛给张佳乐的问题,还一脸“你这人也忒缺德了怎麽专门戳人家伤口”的嫌弃表情,丝毫没有意识到是他自己提出了四亚这个话题,隔着三个身位格外的张佳乐一脸想咬死他的表情,奈何距离问题,一时间无法实现他的意图。


        “请问中国队在总决赛中没有上场的两位选手现在的心情是如何的呢?”接着又有记者发问了。


        “那必然是相当遗憾的。”叶修表情严肃地说道,“当然,没让他们上场并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问题,他们本人都是非常优秀的,每一位队员在此次世邀赛中都表现得非常出色,让我们为他们鼓掌。”


        “……”一群记者就这麽一脸懵逼地被叶修忽悠着鼓起了掌,等鼓完掌才想起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提问这货,为什么这货自说自话地就回答起来了?


        下一位记者就比较谨慎了,为了不让叶修半路截胡,在说话前特地强调了一下:“我想请问周泽楷选手,你在本次决赛中所表现出的超高水准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甚至有人预测你将不仅仅是中国的荣耀第一人,还可能会成为世界的荣耀第一人。对此,你是怎麽想的?”


        周泽楷想了想,他本人对于这些头衔并不是很在意,但也肯定不会讨厌这些荣誉,可是这记者问他是“怎麽想的”,这问题稍微有点超出了周泽楷的接受范围,他沉默了半天,憋出了一个字。


        他皱着俊秀的眉峰,用看起来很诚恳的表情,连口都没开,从鼻腔里发出了一个音:“嗯。”


        这下各国的记者连翻译都不需要了,一个“嗯”,在各国的意思应该都是差不多,但是就算他们能够理解“嗯”的意思,他们也听不懂周泽楷的意思啊。——别人问这神枪手帅哥对于“第一人”的称号是怎麽想的,他回答说“嗯”。


        ……这要让人怎麽写稿子?他们应该怎麽从这一个“嗯”字里发散出更多的内涵?


        而中国的记者们这下可算是扬眉吐气一把了,他们平日里每周都要受的气,现在让全世界各地的记者都享受了一下,他们的内心也算是感受到了一点安慰。


        坐在最中间的叶修一扫刚才的无精打采,在周泽楷回答完之后一点都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音,一边笑一边把头靠到了喻文州的肩上,那架势就像在参加同学会,一点严肃的感觉都没有。


        “这都什麽问题啊,这些记者还能不能问点有营养的问题了。”叶修虽然笑得比较放肆,但这种话还是要静悄悄地偷偷说的,于是他趴在喻文州的肩上和他咬耳朵。


        喻文州一边承受着叶修呼在他耳廓的热气,一边轻笑:“前辈,别这样,我很敏感的。”


        坐在喻文州旁边的楚云秀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偏过了头,对坐在她身边的苏沐橙控诉道:“我真的要受不了这两个人了,你看,喻文州原本那麽正经的一个大好青年,被叶修带的都成什麽样了,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说出如此苟且淫乱的话,真是不忍直视。”


        一直站在叶修这边的苏沐橙微微笑了:“可能他只是调动了喻文州体内比较隐秘的那一部分。”


        “比较骚的那一部分?”


        “噗……”


        台下的记者发现台上的这群人明显的不走心,窸窸窣窣地不知道在说些什麽,于是面面相觑之后总算有人问了一个类似最后一个问题之类的总结性成词,他是个意大利小记者,一双蓝眼睛亮晃晃地盯着叶修:“根据目前收集到的信息,贵国领队似乎曾经是在国内第十赛季获得冠军的战队队长,也是最初三个赛季的冠军队队长,更在第十赛季的总决赛创造出6.5秒内平均APM764的惊人纪录,并且以一挑三挑落了在国内连续两年夺得冠军的轮回战队,也就是刚才被人称作世界第一人的周泽楷所在的战队。请问拥有如此实力的领队,为什么却没有在这次世邀赛中上场比赛呢?”


        这位意大利记者是用中文直接提问的,所以各国的记者在翻译将其翻成各国语言后才完全理解了这句巨长的提问的意思。但翻译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有人不断在发出"What"、"ほんとう"、"??"之类的惊叹,大概是因为听到了APM764这个实在太过逆天的数值,以及之后那个一挑三其中还包括周泽楷的惊人成绩。


        各国的记者对于中国队的每位队员都有了调查和了解,但极少有人对于领队进行过深入地探究。因为中国队的领队有那麽些与众不同,不像很多国家那些一旦队伍在比赛中取得胜利或者突出表现就会在比赛后夸夸其谈以显示自己的功绩的领队,中国队的领队极少在人前露面,甚至没有什麽存在感,也就极少有人注意到他并进行调查。


        甚至有人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见识到了中国队领队的真面目,长得不好不坏,仔细看还挺耐看,尤其是眼睛那一块儿长得有点性感,还有嘴唇,生得格外柔软。


        但这些都被人忽视了个彻底,他们的脑海中只剩下那几个让人合不拢腿的数值,这些金灿灿的数值衬得这人也显得放光,就好像眉眼唇畔都带了点别样的神秘,不然怎麽可能会创造出那麽让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纪录呢?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这个人的回答,除了那些深知原因的中国记者,但这些中国记者此时也觉得有点自豪,毕竟自己国家的这叶修吧,平常是经常让他们哑口无言,但要说实力那绝对是没得说,任意一个纪录都够这些歪果仁抖三抖的。你看那些歪果仁一个个两眼放光的样子,像是忽然挖到了一块金砖一般,一个个都对于叶修没能参加世邀赛的原因相当之好奇,虽然实际原因其实非常的简单。


        然而这个目前正被世界瞩目着的中国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哟,那位小朋友,你中文说得挺不错嘛。”


        “……”


        被提及的意大利小记者愣了一下,不太好意思地朝叶修笑了一下,其他记者则一脸懵逼,显然没想到这人的第一句话居然这麽不走心,多像是上课开小差的时候忽然被老师叫到然后在这里随口胡诌的中学生。


        接着,他沉吟了片刻,貌似深沉地开口了:“其实吧,我之所以没能作为选手参加这场比赛呢,主要是因为如果我参加了,那这胜负基本上就没有悬念了,为了让各国的荣耀人才不要丧失对荣耀的信心,我就放弃了这次的出场,只是为了让胜负有那麽点看头。但是结果依旧是中国队的胜利,我对于这些在我教导下拿到冠军的选手的出色表现感到十分欣慰。”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外国记者听完翻译后一个个都更加懵逼了,而中国记者则没想到这叶修在国外也这麽敢胡说八道,虽然有点不忍直视,但是看到这些记者一张张懵逼而茫然的脸,他们还是非常快乐的。


        总之,记者会就在这麽胡说八道的气氛里结束了。等到回到选手通道,叶修立刻遭到了一群人假模假样的胖揍,被按着狠挠痒痒,一个个平日里受尽他口头调戏的选手像是撒欢的小动物一样兴奋。


        “什麽叫作在你的教导下拿到冠军?啊?啊?”黄少天用两根中指狠戳叶修的痒痒肉,叶修一开始还挺端正的,没两下就被弄得软了腰,黄少天两眼放光,称是找到了叶修的又一个弱点,在那儿呼朋唤友地召集大众与他一起对付叶修。


        叶修半个身子都软在了王杰希的怀里被他按住,任那些莫名兴奋的家伙对他上下其手,叶修一边喘一边吐槽王杰希:“平常看你那麽一本正经的样子,没想到内里那麽闷骚。真是没想到。”


        “差不多得了,等会儿遇到别的选手还以为我们内部在欺负我们伟大的领队呢。”方锐一边把手伸到叶修的腋下乱揉,一边真诚地眨着眼睛,“所以把他扛回休息室再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吧。”


        “好主意。”


        方锐的话得到了一致好评,除了捂脸不看的楚云秀以及笑得甜美的苏沐橙,哦,还有看似奋力反抗实则鸟用都没有的叶修。




        等到大家疯完之后,已经差不多是凌晨两点多,记者会直接在夺冠之后展开,并且持续的时间还不短,但理应感到疲惫的职业选手们这次却丝毫没有倦意。两点多了,还赖在叶修和唐昊的房间里不肯离开的人占大多数,除了两个妹子先行去休息了,其他人一直在乱嗨,叶修则是主要被整蛊对象,不过Truth Or Dare这游戏此次是没人敢染指了,他们都记得上次想整叶修结果自己的裤裆变得很尴尬的现实。


        他们开始试图灌醉叶修,不过没敢用真酒,连没什么度数的啤酒都没敢用,因为叶修的酒量低在职业圈中可是远近闻名的一大奇观,曾经有人见识过他一杯倒的真实功力后还以为他是在唬人,结果把他翻来覆去像个烙饼一样烙了几遍后才发现这人是真晕了。一开始还以为是酒精中毒差点没打120把他给直接送医院里抢救,后来听出他的呼吸还比较均匀舒畅后才接受了这人居然只是睡着了的事实。


        总之,叶修的酒量低就算是在酒量普遍偏低的职业选手中也算是能排到数一数二的,用叶修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不仅是技术连酒量你们这些俗人都完全比不过我。


        于是,为了让叶修醉但又不至于醉倒,他们特地买了那种极低度数的酒精饮料,试图从叶修的嘴里套出点厉害的猛料来,最好是什么陈年糗事,只要以后能当作把柄嘲笑这货就行。


        可是他们完全低估了叶修这货的战斗力,毕竟这货出来混的时候,他们大部分人还处在天真烂漫的时期呢,要玩过叶修,这没个十几年道行可远远不够。到最后反而是这些人尸横遍野,易拉罐零食袋之类的散落一地,凌乱得像是案发现场一般。


        叶修笑着喝了几口乌龙茶,放任着这群年轻人越玩越嗨,有几个喝酒精饮料已经喝趴下的了还在那边卖力地嚎叫——虽然他们的本意应该是在唱歌来着,不过走调走得有点严重,完全听不出来原形。


        这群年轻人其实还是朝气蓬勃的年纪,但有些人却已经被认为高龄不适合再在这个职业圈待下去,这些年轻人明明都还是充满希望的年纪,却有些不断受挫在坎坷曲折中跌跌撞撞地成长。这些年轻人平常完全沉浸在荣耀中,快乐也好难受也好,情绪的变化,生活中的得失,完全维系在荣耀之上。属于他们的时间,大部分都与荣耀息息相关,而与他们本人相关的又太少,借着这个机会他们好像终于放肆地做了一些他们这个年纪会做的事。


        这个夜晚很快就会结束,他们在回国后会再次走上各自的道路,但这并不值得可惜,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不一样值得快乐的事,就像这些年与荣耀为伴的日子,虽然时有不顺,但是快乐却是由衷的。正因为有失败的存在,在胜利的那一刻才会产生巨大的喜悦。


        这一次的世界冠军,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意义重大,大家难免情绪高涨,一个个像是竞赛似地比着到底是谁更嗨。还比较冷静的张新杰和王杰希也被拖着进入战局,这个豪华的二人间一时间变得有点像是一个KTV包厢,大家该嗨的嗨,该吃的吃,该干嘛干嘛,总之让外人来看可能像是某种邪恶组织的集会。


        在这个时候,叶修难免会想到一个人,一个自从认识以来就和他缠斗至今的人。他独自走到光洁的落地窗前,掏出手机往那儿打了个电话,嘟嘟嘟地几声过后,意料之外地被接通了。


        其实叶修今晚的情绪也有点小小的失控,不知道是因为冠军还是因为那点微乎其微的酒精。在他的潜意识里觉得此刻的韩文清应该是睡了,但他就是想给这人打个电话而已,不管这人是接还是不接,其实他就只是下意识地做出了这个举动而已。


        “喂?”韩文清的语气有点冷硬,不过这人一向如此,叶修听后丝毫没像一般人一样被吓到,反而在那边笑了出声。


        韩文清隔着听筒听到叶修的声音,没有说一个字,只是发出了笑声而已,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有点痒,被那顺着电波传递而来的笑声挠得心痒。


        “老韩,还没睡呢?”叶修轻声道。


        “嗯。”


        “怎麽回事,睡不着啊?更年期到了?心烦烘热睡不好?”


        “你大半夜打电话来就是准备说这个?”


        韩文清的声音还是没有任何波动,叶修撇撇嘴,问道:“你看比赛了没?”


        “看了。”


        “后悔啵?”


        “我有什么可后悔的。”


        “你没来不觉得后悔?”


        “我从来不会后悔。你呢?”


        “……”


        叶修沉默了片刻,笑了,“我后悔个什麽呀?”


        “你少在那边装。”


        大洋彼岸的那一头,韩文清似乎冷哼了一声,听起来极尽嫌弃,却让叶修笑得开怀。


        是啊,怎麽可能不后悔呢。下了十多年的决心才终于在这个赛季结束后自己选择退役,但却在回家后又被打包送到了训练中心,错愕、茫然,还有一点不知所措。


        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晚一点退役的话,是不是就能自己站在赛场上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胜利了。不是作为一个只能在选手出现问题时才能上场的领队,而是一个被承认的选手,在这个让任何职业选手都憧憬的舞台。如果那个时候没有选择立刻退役的话,也许再晚一点就能得到父亲的谅解,在家人的支持下继续他的荣耀。


        然后第十一赛季、第十二赛季、第十三赛季……


        “呵呵,真是造化弄人啊。”叶修故作感叹,被韩文清还以一个“滚”字。


        叶修在这边笑个不停。说实话,他喜欢与韩文清相处,他们对彼此太了解了,从网游到正式比赛的赛场,那种长年累月的了解似乎渗透到了他们的血肉里。他们彼此都不太需要安慰和鼓励之类的言语,不是故作坚强,只是真的不需要。


        叶修的确是个很果断也很寡淡的人,在置于荣耀之外的时候。他的不舍和挣扎,全都贡献给了荣耀。


        韩文清知道,所以他毫不留情地指出来。


        在这个似乎所有宣泄的情绪都能被原谅的夜晚,这两个认识了十多年的男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忽然叶修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急吼吼地说道:


        “不和你说了,我有要紧事要做,回国后再约啊,老韩么么哒。”


        纵使是韩文清这麽铁血的汉子,也被叶修的突然给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只留下一句么么哒在耳边还热乎着。




        <<<




        甘洛站在一片阴影里,时间不早了,他还没准备睡,酒店后方的附带庭院植被覆盖率可观,层层叠叠的各色当季花卉还有高大的树木把他的身影掩匿其中。他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根烟,暖橘的火光燃着,他第一次抽烟,被呛了几口,抽的是万宝路,薄荷味有点重,他含着黑色的滤嘴,略长的刘海遮住半只眼睛,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麽。


        “你不是讨厌香烟吗?”忽然一个挺耳熟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来,他呆愣地抬头,完全错愕地看着蹲在露台上的那个人。


        那个人嘴角卷着一个笑容,穿着套帽衫和露出脚踝的小脚牛仔裤,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嫩。


        甘洛没注意到这人是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走进温室再进入二楼的露台的,他只能从这人澄澈的眼瞳中发现一片明亮,一时间甚至不知道应该说什麽好。而叶修也压根没给他说话的时间,这个二楼不算高,甘洛的身高比较高,叶修一伸手就能够到他的脑袋,于是就伸长了手把甘洛嘴边的烟给夺了过来含到自己的嘴里:“小朋友不要因为一时失意就去学着抽烟,养成习惯了可不好。”


        甘洛还没从叶修这过于亲密的动作里醒过味儿来,但听到叶修的话,还是下意识地反驳:“那你还不是在抽?”


        叶修叼着烟笑得吊儿郎当的:“我和你不一样。我那时候不是没人管我嘛。”


        甘洛的神色有点奇怪:“那你是打算管我?”


        叶修笑着从半蹲的姿势站起来,直接从不太高的露台一跃而下,原本应该是一个挺帅气的坠落姿势,结果他的身子愣是一拧,重心没掌握好就直接摔进了甘洛的怀里。


        “……”叶修若无其事地从甘洛的怀里钻出来,抖抖有些崴到的脚,平淡地说道,“不好意思,装逼失败了。”


        “……”甘洛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怎麽样,要来玩一盘荣耀吗?”




        当甘洛不知第几次被叶修给打爆之后,他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这到底是什麽啊……”甘洛喃喃自语,不可置信地看着屏幕上那个花花绿绿的君莫笑。


        “这是我的帐号卡。”叶修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这我当然知道。”甘洛啧了一声,随即想起刚才看到的记者会内容。他在战败后毫无意外地听到了那些队友阴阳怪气的嘲讽,失败本就不是他一个人的过错,没人会低估本就实力强劲的中国队,美国队也是在有了相应的对策后才走上了战场,只是没人能够料到中国队在那样激烈的比赛进程中还能做出那麽让人出乎意料的爆发。美国队里一部分本来就看他不顺眼的队员硬是把这些出乎意料断章取义成队长安排不力的结果,而普通人本来就喜欢把这种失利怪罪给最有能力的人。


        有能力的人成功了被当作理所当然,失败了就好像是犯了什麽滔天大罪一般。


        只是一个晚上,美国的荣耀迷们对甘洛的风评一下子就有点粉转黑的意思。


        甘洛早就料到了这种程度的事,更何况他本来就毫不在意不相关的人对他的任何评价,而且这晚他的心思完全被另一件事情占据了。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抽个什麽风才会在大晚上的守在电脑屏幕前看刚打败他的那支队伍的记者会,大概只是中国队队长在赛前对他说的那句话让他对某人产生了那么点兴趣。但他没想到这点兴趣会让他发现这个某人居然是个相当厉害的人。这个被他当作一个不称职的领队,天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家伙,原来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职业选手。


        当他从记者的口中了解到叶修的过往,他整个人都懵了,而现在亲自和叶修对战后的他,更是完全傻了。


        叶修看着甘洛那痴呆了半晌的样儿,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虽然他对于打击别人并没有兴趣,但是把人狠狠打脸这类的恶趣味多少还是有一点。甘洛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正一只脚踩在椅边,双手自然地抱着膝盖,脑袋歪着,双眼直视着他,笑得蔫坏蔫坏的。


        甘洛立刻收起脸上有些傻愣愣的表情,只是白皙的俊脸上升腾起了点红色。


        气氛一时间有点沉默,甘洛咬了咬牙,像是挣扎了好久,才总算是开口说道:


        “你之前说的看中我了到底是什麽意思。”


        “就是看中了你的技术的意思。”


        “……那你说的让我在总决赛后答应你的事……”


        “当然是让你考虑要不要加入我在中国的战队。”叶修没等甘洛说完就截了胡。


        “……”甘洛的脸霎时间涨得更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他因为不知名的羞恼,说出口的话都有点哆嗦,“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那时候我们还是对手,直接说不好吧。”叶修这话说得倒是很正气凛然。


        “那你至少解释一下不行吗。”甘洛现在一想起自己原先在叶修面前自以为是地自说自话,误以为这家伙是个同性恋并且喜欢自己……妈的,他就觉得自己非常的蠢,非常的丢人,丢人到不能再想起之前自己的那些不经思考就脱口而出的话,一想起就想把那个时候的自己拎过来打死。


        “我这不是不知道应该怎麽解释嘛。”叶修耸耸肩,“只好让你自己误会下去了。”


        “……”甘洛听到叶修这麽说,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麽反驳,拔了自己的帐号卡就背对叶修不肯看他。


        “你是不好意思了吗?”


        “……”


        “呀,你也不要太害羞了,人总有犯傻的时候……还是叫作中二来着?总之你不说,我不说,没有第三个人会知道这种事。”


        “……”


        “喂?你有在听我说话吗?说真的不要太介意了,其实我也不太介意的,虽然你很肯定地觉得我是喜欢你才跟着你的时候,那种表情非常的搞笑,语气也非常的幽默,但我真的忍住了没有笑出来……”


        “闭嘴!”甘洛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朝叶修吼了一声,结果他一回头就给吓了一跳,叶修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无声无息地站到他身后了。


        “喂,说真的,要不要来我们战队试试?荣耀绝对会变得比你现在玩的荣耀还要好玩。”


        他们现在在酒店内置网吧的一个小包房里,订房间的时候酒店工作人员还多看了他们好几眼,这两人现在在世界上都算是名人了,但一个是中国队领队一个是美国队队长,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这两人为什么会在这麽晚的时候一起出入网吧。


        而甘洛自己也很讶异他为什么就那麽自然而然地跟着叶修的步调走了,从在庭院中遇到再到被邀请对战,他几乎是完全没有拒绝的空间,直到现在居然就这麽随便地被邀请了,没有任何先兆也没有正式的合同,只是口头上看似玩笑一般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玩”,但说到底,最让他讶异的是他在叶修这麽邀请之后居然真的动了心。


        大概是因为网吧包间不太明亮的灯光照不清这人的样子,以至于穿着套帽衫和牛仔裤的他看起来干净无害,表情真诚,所以一向心硬的他自己才会着了这家伙的道。


        但他还不至于完全失去理智,他皱起了眉,因为这个看起来随随便便的“是”与“否”将会牵扯到很多东西,他的未来,他的职业生涯,他的一切,都会搭进这场看似豪赌的游戏。


        “想那么多干嘛。”正当甘洛脑内思绪万千又一团乱麻的时候,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又笑了,“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呗。荣耀嘛,玩得开心就好,当然,如果你加入我们战队的话,你除了开心,还会得到冠军。”


        这个男人分外自信的样子却不会让人讨厌,反而会让人产生一种,“啊,是的,没错,就是他说的那样”的感觉。




        <<<




        啊……就这么被骗过来了。


        甘洛透过飞机上的小窗,看到了层层叠叠的厚重白云,还有蔚蓝无垢的天空。


        那个被催化得有些煽情的夜晚,甘洛就这样被叶修骗上了贼船,好吧,也没有贼船这麽严重,顶多是个黑网吧而已。


        那天叶修没有和中国队的其他队员一起回国,只是说有事就那麽留了下来,然后陪甘洛一起去了美国LA,和他原本的战队进行了洽谈,关于解约的一系列事宜。好在LA的DP战队高层管理人员对于甘洛并没有什麽执念,甚至可以说他们在为甘洛和其他队友的不和感到头痛,在得知甘洛的去意之后,他们没什么要阻碍的意思,只要付出解约金就可以。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甘洛原本使用的帐号卡DP战队并不准备让出,当时甘洛的脸色很是难看,不过叶修对此倒不太在意,拉着甘洛的手提脚就走,一边走一边说“没事儿,回国给你捣腾个更好的用”。


        于是他就这麽被叶修给骗了回来。


        在那麽短的时间内做出这样一个决定,说实话,无论是谁都会产生稍许的慌张失措,或者说是茫然。


        甘洛也是到了现在还没有什麽实感,对于在这之后即将开始的全新的职业生涯。


        而使他落到如今这种田地的罪魁祸首,在他旁边的座位睡得香甜,没心没肺了个彻底。


        甘洛侧头看了睡在他旁边的叶修一眼,心中激起了点奇怪的波澜。他原先是个很理智的人,并不怎麽喜欢改变,虽然在原先的战队并不太受欢迎,但是他向来不受这些外物拘束也根本不在乎别人怎麽看他,于是也就从来没想过要投奔除了DP战队之外的战队。


        可是原本还挺坚定的选择居然就在身边人那三言两语像是玩笑话的邀请里土崩瓦解。


        他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讨厌这个人的,因为这个人莫名其妙地出现,莫名其妙地让他注意,莫名其妙地纠缠。


        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这麽回事。


        他知道这绝对不是出于对强者下意识地尊敬,因为他不是这样的人。对于强者,他只是想着应该怎麽去打败怎麽去战胜而已。


        那麽是因为什么呢,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大概只是因为这个人的身上有些难以言明的,吸引人的地方。


        像是香味极淡的苏打汽水,一个个碳酸气泡中融进了刺激性的甜。


        不过现在的甘洛还没来得及想那么多,他还在单纯地认为自己只是对这个男人提出的邀请感到心动而已,只是因为对荣耀兴趣而间接对这个男人也产生了那麽一点点微乎其微的兴趣而已。


        可能是身边的叶修睡得实在太香了,嘴角甚至还渗出了点晶莹,甘洛看着这样的他,意识有了片刻的朦胧,等到清醒的时候还是被叶修推醒的,叶修告诉他他们已经到了。




        接机口,一群戴着墨镜和口罩的家伙簇拥在一起,为首的那位高大金发男子举着一块白板,白板上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道“恭迎老大大驾”。


        由于这群人与众不同的……气质,他们招来了其他等待的人们的侧目,这群人中也有几个对于这种大张旗鼓的方式感到非常不好意思,比如两个看起来比较乖巧的小伙子,因为路人集中的视线而红了耳根。


        甘洛和叶修一起走到接机口的时候也是第一眼就看到了这群看上去有点不太正常的人,他下意识地皱皱眉,心想这种借机的排场还真是从未见过,一个个在大夏天捂得严严实实的,还举着那样让人无语的接机牌……不用说了,被他们迎接的人一定会觉得非常丢脸。


        然而他完全想错了,那个被迎接的人丝毫没有不好意思,就那麽大咧咧地走到了这群人的中间,甚至中途为了防止他的逃跑紧紧捏住了他的手腕,硬是把他也拖了过去。


        走近后,甘洛绝望地发现叶修下飞机后戴起的口罩与这群人的口罩一模一样,看起来大概是一起团购的,左上角还有金色的一行小字——兴欣网络会所。


        而那个原本举着白板的高大青年一下子把白板扔到了地上,不管身后那个少年闷在口罩里的“包子你不要乱扔垃圾”的呼喊,直接冲上来抱住叶修。青年的身后似乎长出了一条毛绒绒乱晃的尾巴,飞速来到叶修身边后托着叶修的腿窝就把他抱起来转了三圈。此举更是引得无数人侧目,基本上整个接机口的人都在盯着他们看,而叶修又因为口罩比较松,戴得比较随意,以至于在被抱起来转动的过程中套在左耳后的细带掉了下来,口罩整个耷拉下来通过右耳勉强挂着。


        接机口寂静了一秒。


        接着便是疯狂的尖叫。


        这里可是H市,而叶修其人,在H市是可与神划等号的。


        在H市,这人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尤其是在世邀赛后更是获得了至高无上的爱戴,一些原本根本就不知道荣耀的人们也因为这次世邀赛而认识到这个崭新的平台,职业选手们更是成了大名人。而活动范围本就在H市的叶修,在记者会上获得了极高的评价,一下子在H市人民心中成为了类似奥运冠军之类的英雄人物,连带着兴欣网吧的生意都比平时红火了好几倍。


        这样的一个人,忽然出现在了机场,理所当然地燃起了层层叠叠的热潮。


        “是叶修啊!!!”


        距离叶修和包荣兴最近的两位小姑娘的尖叫声威力极大,一下子震得叶修都有点耳鸣,兴欣的其他人见情况不妙,立刻撒腿就跑。而包荣兴左手叶修右手行李箱,健步如飞。


        “小洛,跟上了。”


        叶修不忘回头提醒一下还未完全消化完目前的情况的甘洛。


        于是甘洛对于他的新战队与新队友的印象……真的差极了。




        一群人好不容易跑到了陈大老板租的大巴边,甩开了身后层出不穷的狂热粉丝们,这些粉丝真的挺不容易的,陈果亲眼看见有好几个本来似乎是来接人的举着人名牌的女孩子一边尖叫着一边扔掉名牌取出手机,像是见到久别重逢的亲爸爸一样冲向了叶修,一边冲一边手不停地打开相机按着拍照键,手速像是受到了荣耀之神的眷顾一般,十分感人。


        等到每一个人都在车上落了座,并朝在巴士两边迟迟不肯离去大声喊着叶修名字的粉丝们挥手致意后,大巴才缓缓开动。


        然后气还没喘匀呢,方锐就指着坐在叶修旁边、脸色很不好看的甘洛发问了,一脸小媳妇的委屈样儿:“你说,这是怎麽回事儿!”


        那语气,活像是丈夫有了外遇,不过这还没完,方锐又补充了一句:“你不说清楚,今晚就别想睡了!”


        ——方锐和苏沐橙都是认识甘洛的,他们在机场看到叶修旁边跟着甘洛的时候都愣了几秒,方锐这一愣,就让包荣兴抢了先,硬是把叶修给抱了起来。事后方锐很是懊恼。


        叶修还真在那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才谨慎地答道:“我在苏黎世街头,见这小哥骨骼清奇,很适合我们兴欣这麽厉害的团队,于是就给捡回来了。”


        “不愧是老大!”包荣兴第一个应和,笑得可高兴了,他从自己的位子上蹦起来,用力拍了拍甘洛的肩膀,脸色本来就不好看的甘洛脸色立刻更差了,而包荣兴可不是会看脸色的人,他大声道,“看来你是我们老大新收的小弟啊,以后你就跟着我混,跟我一起效忠老大,知道了吗!”


        甘洛不屑,很是不以为意地看了包荣兴一眼。


        后排的陈果在包荣兴继续胡说八道之前阻止了他:“包子你快坐回去,车子开着呢别撞到了。”


        包荣兴还打算说些什麽,但被叶修拍了拍手背示意他回去,他就立刻乐呵呵地坐回了原位。


        叶修这才回头对着陈果苦笑:“我说老板,其实根本不用接我们的机,就算要接机也用不着这麽多人吧,这是怎麽回事,全体出动啊?”


        陈果翻了个大白眼给他:“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他们一个个都吵着要来,我才懒得来接你呢。”


        陈果说完这话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你旁边那位……到底是?”——她当然知道这位是世邀赛期间的美国队队长,毕竟她也是关注着世邀赛的,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位美国队队长会和叶修一起出现在H市……难道真的像叶修说的那样,是捡回来的?


评论
热度(1536)
  1. 雅痞yfafa 转载了此文字
  2. 日常吸叶ヾ(●´∀`●)悠悠堇 转载了此文字
    超喜欢大大这篇啊啊啊啊啊升天

© 日常吸叶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