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叶ヾ(●´∀`●)

【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4.

这篇文超美阿阿 

风波里:

叶修那样直率地望过来,以至于周泽楷竟感到自己像是被一眼看到了最深处一样,没什么再能隐藏,也没什么托词可找。那坠在胃里的疑惑的冰块像是推到了正午的阳光下,不一会儿就融化了。

他相信我。

周泽楷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一点:作为一个著名导演的叶修,信任他这个初登银幕的演员,信任他对本子的用心,信任他能恰如其分地演出那个角色。这于他而言是鲜少的体验。人们太容易注意他的外貌,也太容易惑于他作为偶像的出身,以至于他本身作为演员的能力也往往被这一光环所盖过了。他往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用上更长的时间,才能够得到一句本应更易获得的肯定。

而叶修是少有几个直接跳过了这一流程的人。

“你可是我选定的主角。”

似乎是给刚才那句话做一个注脚,叶修补充道。他并没有更具体地说什么——周泽楷是否过于紧张,又或者放得不够开,而只是说:“如果看剧本想到了什么,可以随时来找我讨论。”

周泽楷笑起来,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不知怎地,叶修鬼使神差地伸手在他头上揉了一下。这动作的亲昵程度令两人都是一僵:叶修不动声色地收回手,周泽楷若无其事地抬起头,就像电影里一般时间倒转,刚才的一刻并未发生。叶修心里瞬间转过几个解释,每个都说得通,每个都不诚恳——归根结底,不过是那个笑容太过真挚,是这个圈子中难以见到的,甚至很难让人相信,面前的青年已经在演艺圈中厮混了这许多年了。他发现自己对上周泽楷的时候很难想出什么借口,也不想说什么虚与委蛇的话。这或许是因为周泽楷寡言少语,无须虚言寒暄,也或许是因为什么更深的、叶修自己也暂且想不明白的原因。看见周泽楷并没有深究的意思,他放下心,低头对付面前最后两根青菜。周泽楷则一如既往,并不多说什么,倒像是真遵循了食不言的老规矩一般。

最后两人吃完饭,在沉默演化成尴尬之前,叶修及时问:“不回去吗?”

周泽楷将碗筷整整齐齐摞在托盘里,点一点头。

于是他们一起离去。

宾馆中总充斥着一种难以描摹的气味,说不上是清洁剂还是烟味,还是长年累月来往客人留下一种无形痕迹。他们从电梯里出来(在门口的时候还稍微让了一下),暗红色地毯只留下闷闷的脚步声。周泽楷下意识去听,很容易分辨出叶修的那一种走法:他的速度更慢一点,不急不缓地,就像他拍戏时候一样,从不着急,却又利利落落,处处清楚。然后那脚步就停了。

周泽楷抬起头,看叶修站在门前。一瞬间空气有种奇怪的紧绷感。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跟到人家门口,连忙后退一步:“导演晚安。”

“晚安。”叶修微笑点头,朝他挥挥手,开门进去。周泽楷站在原地片刻,才朝自己房间走去。

不知为何,这是许多天以来,他第一次想不起任何关于剧本的事。



很多人会好奇,以周泽楷的性格为什么会选择走进娱乐圈。周泽楷不仅仅是从未在任何采访中提到这一点,就算轮回的几位搭档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当年入行的原因,自然也就引起诸多猜测。乍一看,周泽楷不是那种非常有攻击性的性格,除了踏踏实实完成工作之外,仿佛也并没有什么执着的追求。被星探发现,成为偶像又一路走红——周泽楷的人设多少显得有点不切实际,以至于不少对家暗暗议论:不过是老天赏了一张脸。但事实上娱乐圈大抵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个新人想要拥有人气,锻炼身体,打理脸面,整治衣装,发展才艺……全然不忮不求,倒不如早些退圈,去过一般人生活。偏偏周泽楷不仅留了下来,还做得十分认真敬业,颇有干一行爱一行之意,于是渐渐地也没有人去怀疑他的最初动机了。

或许只有周泽楷自己是知道那个答案的。

他小的时候一样不爱说话,父母工作太忙,于是一大半时间倒是在祖父母家里度过的。他的爷爷是个语文教师,家里藏书极多,于是周泽楷从小便习惯于书本的油墨气味,乐于埋首书中的广大世界,将书本作为了自己的玩伴。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也许周泽楷会成为一个学者——又或者其他和文字相关的工作,但人生路上总有突发的意外。

那是一场电影。

说来奇怪,人的记忆总是会选择性遗忘许多的东西。他忘记了当年那场电影的名字,甚至也不记得详细的情节,反而记得去看电影的那一天约是仲春,空气是那种潮湿的和暖,路边海棠拥拥簇簇开成浅白色。他记得自己坐在电影院里,坐在空调阴凉的冷气里,看着荧屏上的男主角在告别他所拥有的一切之后,转身走向深暗的夜晚。那一刻,男人面上的表情令尚且年少的周泽楷浑身颤抖,就像从阴云密布的天空中劈下第一道闪电,蛰伏已久的冬虫听见遥远的春雷,幽深洞穴中的火把骤然亮起照亮壁上栩栩如生的赭色公牛。

他想,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还有这样的人。

当他长得更大一些,早年仍然稚嫩的样貌开始显出凌厉的锋芒,在星探在大街上拦下他、问他想没想过成为明星的时候,他想起的是很久以前电影院中所见到的一个镜头——那是周泽楷第一次记住一个遥远的演员。

那时候男人用的名字仍然是叶秋。

他问那星探:“可以成为演员吗?”

“当然,只要你足够努力,肯定可以!”星探热切地道。

周泽楷曾经想过,也许某一天,他将会成为和叶秋堪能比肩的演员,他所演的电影一样能够激起人心底最深沉的战栗。而那之后,或许在某个时刻,在某种机遇下,他会遇到叶秋,和他出演同一部戏,然后他便可不失骄傲地告诉他:我是因为想要成为和你一样的演员才来到这里的。

然而娱乐圈中有许多难以言说的苦辛,为了镜头下的光鲜往往要付出百倍的努力,多少人因此丧失本心随波逐流,而此时再去反观少年时那隐秘而澄澈的本心,却好像变成了不合时宜的追忆。流光渐次推移,周泽楷渐渐开始为了演员的理想而一心努力,不再想起最初电影院里一次相遇,更不会再去追求起他所设想过的未来——毕竟当年红极一时的影帝叶秋已经息影,而活跃在眼下的是声名鹊起的青年导演叶修。毕竟谁也不是注定看着谁的背影前进,初心固然重要,但梦想也从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

他从未辜负过他自己所走过的道路。而他也下定决心要在这条道路上继续前进下去。

而这就够了。



和叶修在走廊上分别之后周泽楷回到自己房间。他坐在靠窗的小沙发上,没有合上窗帘,一任外面夜色涌入,令对面壁上那幅用以装饰的抽象画渐渐钝化成色块,最终沉入黑暗。夜晚所固有的寒冷随着黑暗一并蔓延进来,在单薄的衬衫上留下微茫的寒意。他坐在这陌生的、暂时的居所中,莫名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些他以为自己早就忘记的事情,那些随着见到叶修又渐渐鲜活起来的回忆。在短暂的时间里,周泽楷忽然开始怀疑是否真存在某种巧合或者命运,原来他和叶修命中注定有这一场相识——哪怕不是此时此刻,也终将在未来的某一时刻中到来。这想法固然大谬不然,但是在某一时某一刻周泽楷却全心全意确信如此。

这就像是《永夜》之中从未来所折返的那个怀抱着秘密的男主。他跨越漫长的时间来到故事开始的起点,不是为了一场相遇,却最终成就了一场相遇。而当他站在剧情最终的结点上回头看去,他会同样确信命运的安排吗?还是他会相信,这一切终究是个人的选择?

周泽楷不知道。



评论
热度(584)

© 日常吸叶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