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叶ヾ(●´∀`●)

【all叶】因为你的可爱可以打败一切

懶懶貓兒看萌點:

慕瑾:

 

  

   -魔性!

  

   -ooc!

  

   -补一篇。 

  


  

   荣耀大陆最近有三个令人无法不去关注的消息。

  

    

  

    第一个:一直守护着荣耀大陆不让这里的人们受到魔族或亡灵生物伤害的魔法师们被国王以“勾结魔族,企图破坏荣耀大陆安宁”的罪名给驱逐出境。

  

    

  

    第二个,有渔夫在打渔时曾目睹那条对荣耀大陆的人们来说这个传说一般的、深居在遥远海岛上保持中立地位的来自东方的龙——叶修腾身于海面,所过之处浪花如被暴风卷起的雪花四溅。

  

    

  

    第三个······远航归来的一个旅人说,在途径叶修所居的海岛时,他确切地看到了被驱逐的魔法师们的身影。

  

    

  

    反常的一切都在短短一个月内发生,让人没法不把它们联系在一起,并发挥想象补全其中的种种细节。

  

    

  

    舆论的矛头指向了那条来自东方的龙——

  

    

  

    “他们居然说我们被你色诱了!”黄少天难以置信地把刚听到的消息给正变回了原形泡在浅海里接受阳光爱怜的叶修匆匆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手上也不安分,两手合作把叶修那只和人手差不多大的兽爪扒开,令其露出里面粉色肉垫来。

  

    

  

    “哦,所以呢?”叶修懒洋洋甩了甩尾巴,拍着浪花玩。

  

    

  

    黄少天严肃地低下头,“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要为自己正名,不能抹黑了我们魔法师的形象。”然后伸手戳了戳叶修爪子里的几个圆圆小小的肉垫。

  

    

  

    肉垫和许多动物的一样,都是可爱的粉红色,但触感却更加柔软,稍用力点摁进去,有弹性的肉垫就会将这份柔软加倍地给予黄少天。

  

    

  

    叶修无语地看了看黄少天。

  

    

  

    黄少天红着脸看回了叶修。

  

    

  

    黄少天:“他们说得没错,我们确实是被你色诱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稍有愠怒地喊声叫停了黄少天不断揉捏叶修掌心肉垫的手,两人回头看去,就见刚刚说完话的孙翔黑着一张脸走过来,身后跟着在荣耀大陆上赫赫有名的几位魔法师。

  

    

  

    “干嘛,吵吵吵。”黄少天不爽地嘟囔一声,刚把手收了回来,就见孙翔已经过来把叶修的五指合上,让他可以把手掌收拢起来了。

  

    

  

    “你别想用这种东西来拐骗我们,魔法师是不会被诱惑的。”孙翔义正言辞地说,一脸不甘心的表情写满了“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就一下就一下”。

  

    

  

    叶修被他的口是心非逗乐了,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晃了晃身子,在腾升起的袅袅白雾里显现出人形。

  

    

  

    几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一幕,但每一次看都会不自觉地心跳加速。

  

    

  

    叶修站在那片浅海里,浪退时白皙的脚才能被看到。他身上只一件白色的长袍,布料并不好,被水浸泡过后就紧紧粘在了叶修身上,大片大片的肉色从其中透了出来,腰肢美好的线条被勾画出来,在傍晚金色的阳光下发着神圣的光。

  

    

  

    他的全身都是湿漉漉的,头发软软地耷拉着,水滴从轮廓一路向精致的锁骨跑去,而后坦荡钻进胸膛,把叶修胸前的两颗红点点晕得更加明显,在白色的衣袍下透着可爱的粉嫩。

  

    

  

    叶修似乎全然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问题,作为一只神兽,他不论是在原来的东方,还是在如今的西方,都没有与人类有过太多实质的交往,对于人类的礼仪他其实非常了解,但他并不觉得自己需要遵循他们的规定,所以这些天下来他就一直是以这样的面貌来面对这些被驱逐的魔法师,坦荡得好像胯下真空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走啊,不是到吃饭的时间了吗?”叶修一面朝魔法师们走去,一面奇怪着他们为什么一动不动。

  

    

  

    “唉。”喻文州叹了口气,上前去将自己的外衣披到叶修身上 语重心长地叮嘱,“你已经是思想的高级生物了,要好好穿衣服,懂吗?”

  

    

  

    叶修撇了撇嘴:“麻烦。”

  

    

  

    王杰希在一旁冷冷地说:“要是被我们以外的人看到你这个模样,我会让你更麻烦。”

  

    

  

    “侵犯神兽是会被抓的。”叶修默默把喻文州的衣服裹紧了。

  

    

  

    <<<

  

    

  

    遇到这几个魔法师纯属意外。

  

    

  

    那天的苏沐橙很无聊,用她自己的话讲,在这个海岛上的生活,寂寞得好像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她,还有她的蛋壳,清冷,空虚,难受。

  

    

  

    叶修看着这条把自己缩在龙蛋里,只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的小龙,一面心情很复杂地想着,苏沐橙到底把他至于何处,一面又无奈,觉得对不起苏沐橙。

  

    

  

    自打他定居这座海岛之后他就再没有离开这个范围过,还是只小龙的苏沐橙对这个世界有千百种好奇,但碍于那个拐了叶修回来之后就自己跑去周游世界的哥哥曾经严厉教育过她绝对不许离开叶修,所以这些年她也就只能在海岛上眼巴巴地看着日落日出,偶尔在叶修特地为她开辟的一片花海里滚滚就能算是娱乐了。

  

    

  

    “那我们就去海上逛逛吧?”那天的叶修这么建议道,“但是有其他生物的地方我们不能涉足,这是作为中立方的底线。”

  

    

  

    “嘿嘿,好~”苏沐橙一听能出去就不忧郁了,就着蛋壳滚上了叶修宽阔的脊背,一路滚到了叶修的两个犄角间才打开蛋壳,用指挥千军万马般的气势大喊一声:“出——发……”

  

    

  

    刚腾身发出海面的叶修随着她骤然低下的声音而生生定住了。

  

    

  

    低头一看,一行人坐着木筏在不远处,衣衫有些狼狈,表情呆呆地看着叶修和他头上的蛋。

  

    

  

    叶修想,作为一条文明龙,别人来到他家门口他就应该先打招呼。

  

    

  

    于是他举起爪子挥了挥,语调很自然:“嗨。”

  

    

  

    “嗨。”为首的儒雅青年也挥了挥手,生活极有风度,“我们是迷路才不小心到这里的,并不是故意想侵入你的地盘。”

  

    

  

    叶修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然后那个……”青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的肉垫,很可爱。”

  

    

  

    <<<

  

    

  

    “呀。”楚云秀低呼了声,“火熄了。”

  

    

  

    他们正在叶修居住的洞穴里煮蘑菇汤,水在魔法师们用从地底里提取的铝制成的锅里烧开,咕噜咕噜冒着泡,一颗一颗蘑菇从浮上水面,圆圆的头在水上滚动。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用魔杖戳那些浮上来的蘑菇,戳了很久。一边的叶修看不下去了,义正言辞地说了一句:“少天,你不要再玩蘑菇头了。”

  

    

  

    蹲在锅旁的黄少天使出了“平地酿跄”的绝技,差点没把自个儿给栽锅里,还好反应够快使了个风魔法把自己给吹了起来。

  

    

  

    不明白为什么黄少天会这么大反应的叶修眨了眨眼睛,很无辜地看着黄少天,眼里满是疑惑。

  

    

  

    “你……”黄少天有苦说不出,“有些专业名词是不能随便乱说的……”

  

    

  

    还没给叶修普及完人类的黄色词典,那头的楚云秀就喊了一句火熄了,显然是被刚刚黄少天的风魔法给吹灭的。

  

    

  

    “火熄了就让叶修点呗,多简单的事。”黄少天随意地说了一句,转过头还想继续教育叶修,却见叶修嘴角抽了抽。

  

    

  

    “我怎么点火,钻木取火吗?”叶修说。

  

    

  

    一边的孙翔奇怪:“用得着动手吗?你难道不会喷火?”

  

    

  

    “喷什么火,你们对我有什么误解?”叶修比他还奇怪。

  

    

  

    “你是龙啊,虽然东方的龙和西方的龙长得不太一样,没有翅膀肚子也不大,但是既然是同一种生物,能力应该也是一样的吧?”喻文州说。

  

    

  

    叶修冷笑:“呵呵,谁告诉你全世界的龙都会喷火的,搞笑。”

  

    

  

    缩在蛋壳里的苏沐橙探出个头,小脑袋晃了晃,朝着没有人的空气里张开了嘴,轻轻一吹,一朵火花转瞬即逝。

  

    

  

    她朝叶修笑了笑:“连小龙都会喷火哦。”

  

    

  

    叶修一脸黑线,正想说我们一种龙啊小姐姐,却又在一转头看到几位魔法师纷纷对他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一下无语到极点。

  

    

  

    “连喷火都不会……”孙翔的眼神满是叹息。

  

    

  

    叶修有点无奈,还有点不爽。

  

    

  

    他张开嘴,吹了口气。

  

    

  

    然而没有看到火花,只看到了粉嫩的舌尖。

  

    

  

    “我不会。”叶修面无表情地说。

  

    

  

    几个人连忙不开他玩笑了,凑上前来揉他柔软蓬松的头发,安慰:“没关系,不会喷火你也是最可爱的龙。”

  

    

  

    叶修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一边推开他们的手一边说,“一开始的时候你们不是这么流氓的,我做错了什么让你们变成这样,我改。”

  

    

  

    “除非你不是叶修了,不然我们就改不了。”黄少天笑嘻嘻地说。

  

    

  

    “滚。”叶修说。

  

    

  

    耳朵有点红。

  

    

  

    <<<

  

    

  

    坐在锅前的楚云秀目瞪口呆。

  

    

  

    所以火呢??

  

    

  

    <<<

  

    

  

    在海岛上已经生活了一个月,但魔法师们全然没有离开的心思,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每天和叶修苏沐橙在花海里打滚或者和叶修一起玩占卜牌的悠闲生活。

  

    

  

    “不想家人吗?”那天叶修和一群人围坐在一起,玩着周泽楷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巴掌大的游戏机,莹白的指尖在其上跳跃着,像精灵的舞蹈一般闪烁着美好。

  

    

  

    他这么问,语气淡淡的,但其实心上有些紧张。

  

    

  

    他已经太久没有过过群居生活了,这一个月是天降之喜,与这些有着美好品质的魔法师们说话让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他稍微有些舍不得他们离开。

  

    

  

    “没有家人。”周泽楷的拇指按下了技能键,像素点组成的火焰烧向了对面的小怪物,“魔法师……只能是孤儿。”

  

    

  

    “为什么?”叶修问。

  

    

  

    喻文州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手,指尖朝着荣耀大陆,这个被笼罩在朝阳里的大陆有着无限的生机与希望在酝酿。

  

    

  

    “你看,大陆外面是不是有一层金色的东西?”喻文州问。

  

    

  

    叶修便向那个方向看去,认真打量许久,他终于发现这个大陆确实是被笼罩着的,但却不是阳光,而是一层渡上了阳光的保护罩。这种保护罩都是由魔法汇聚而成,他曾见孙翔在抓野猪时用过,耗了好些法力,却只有半径两米的大小。

  

    

  

    “它这么大……”叶修的神情严峻起来。

  

    

  

    “这是历代魔法师用生命堆积下来的守护。”喻文州说,“魔法师的责任很重,既要支撑这保护罩,否则就会被魔族轻易入侵,还要定时出去清扫一次大陆边缘的魔族和亡灵生物,每一次搏斗都有生命之危,所以选择那些没有家庭的孩子才是最合理的。”

  

    

  

    叶修点了点头:“但是你们太强大了,在这个已经和平的年代里,你们的存在对统治者来说太危险了,尽管你们并不想争权夺利。”

  

    

  

    “手握珍宝的人就是罪人。”王杰希说,“不只我们……”

  

    

  

    他深深地看着叶修:“还有你也是,我看得出来。”

  

    

  

    叶修有些惊讶地望向王杰希,在触及王杰希眼底的坚定时,他又笑了:“当然,我很强的。”

  

    

  

    “现在不需要强大了,我们都不需要了。”黄少天突然一把抱住了他,“能遇见你真好。”

  

    

  

    叶修被勒得有点气短,却没有挣脱,只是调侃了句:“才认识一个月就这么感慨了,以后你们要怎么办?认识十年的纪念日里是不是要把自己脱干净了给我当礼物?”

  

    

  

    “这是你们东方的传统吗?有点奔放……”黄少天稍微有些犹豫,随即反应过来叶修的话中话是什么。

  

    

  

    一个月前相遇时,叶修在他们的请求下同意了让他们在这座海岛上停留,但最多只能停留一个月,他有作为中立者的原则,尽管这些被驱逐的魔法师已经不属于荣耀大陆的居民了。

  

    

  

    但其实在看到这些人发现他后第一反应不是恐慌逃脱,而是夸他的肉垫可爱时,稍微有点不好意思的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与众不同的人,绝不可能只在他的生命里停留一个月的时间。

  

    

  

    “那我们没有一直留在这里的对吗!”孙翔有点激动,一下没控制住自己,扒过叶修的脸就在他有点肉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叶修没想到今天的孙翔居然会这么坦率,正想夸他两句呢,就看到孙翔好像才刚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事一样,脸红得要烧起来。

  

    

  

    <<<

  

    

  

    盛夏到了。

  

    

  

    黑了八度的黄少天一面放着冰魔法把叶修洞穴的石壁都给冻结了,一面回过头对叶修抱怨:“我说这个破地方条件也太差了吧,晒成这样要人命啊……”

  

    

  

    叶修把穿了两颗草莓的木棍放在黄少天的魔棒下,做了个速成的冰淇淋,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口。

  

    

  

    “好冰。”叶修的脸皱了起来,不太开心地说。

  

    

  

    操。黄少天差点想勒死叶修。更热了好吗。

  

    

  

    “欸,”苏沐橙看着在四处放冰魔法的魔法师们,有点心疼,于是忍不住想帮帮这些怕热的人,“龙是很凉的动物哦,特别是肚子,又软又凉,很舒服的。”

  

    

  

    大家闻言都止住了动作。

  

    

  

    正试图把融化的冰水舔进嘴里的叶修动作一顿,水滴从他好看的指缝间流过。

  

    

  

    <<<

  

    

  

    “舒服吗大爷们?”恢复龙形的叶修面无表情地问。

  

    

  

    “还行吧。”睡在他肚子上的男人们敷衍地回答。

  

    

  

    “那就滚。”叶修的尾巴甩起来,几乎想要直接伸过来掀开这些混蛋。

  

    

  

    哪里舍得滚呢。

  

    

  

    叶修的肚皮又凉又软,如果说温柔乡是有触感的,那大抵也就这样。给人以安心,让人留恋不已。

  

    

  

    喻文州笑着摸了两把叶修的肚皮,是挠猫的手法,本意是想安抚一下叶修,“谢谢你。”

  

    

  

    “你当然得谢谢。“叶修理所当然地回了句话后,语气突然变得软而糯,“好舒服……”

  

    

  

    “咦?”几个人仿佛发现了什么很好玩的事情,纷纷坐起了身,笑眯眯地看着叶修。

  

    

  

    “舒服吗?”王杰希问。

  

    

  

    叶修的警铃大作:“我的舒服不能成为你们犯罪的理由。”

  

    

  

    “你说得对。”王杰希点了点头,然后完全不理会,直伸手揉上了叶修的肚子。

  

    

  

    羊脂玉般的细腻温软触感让王杰希有点把持不住,偏偏叶修还禁不起考验,嘴里低低地喘息起来。

  

    

  

    男人们蠢蠢欲动。

  

    

  

    <<<

  

    

  

    “我靠,住手。”

  

    

  

    “嗯……不要碰了。”

  

    

  

    “……我去……都说了……嗯啊、好舒服……”

  

    

  

    “不要碰……哈啊……”

  

    

  

    <<<

  

    

  

    楚云秀和苏沐橙在洞穴外生起了火,试图用炎热来唤回这些人的理智。

  

    

  

    摸个肚子而已,吵吵吵,烦不烦啊。滚。

  

    

  

    <<<

  

    

  

    西方的夏秋季没有太明显的换季感,等到大家都发现夏天结束时,就已经是雪褥覆了地的时候了。

  

    

  

    冬天无论什么生物都容易困倦,还没到夜幕降临,魔法师们就已经抱着龙躺在了铺着绒毛毯的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来驱赶掉睡意。

  

    

  

    “你好冷啊老叶。”黄少天迷迷糊糊地说了句,然后就像是下意识般地把脸埋进了叶修的鳞片里,往他冰冷的身子哈出热气。

  

    

  

    叶修的身子陡然一颤。

  

    

  

    黄少天没有意识到,他实在困得很。但喻文州却抬起头去看了看,然后发现黄少天埋着脸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叶修的脖子处的鳞片里……那是东方龙的逆鳞,是龙最大的忌讳,触及会让龙勃然大怒。

  

    

  

    见叶修的颤抖没有停止,表情看起来也有些难受,喻文州忙想提醒黄少天远离那个让叶修不舒服的地方:“少天……”

  

    

  

    “不用。”话还没说完,叶修自己就出言制止了。

  

    

  

    喻文州有些惊讶:“但是……”

  

    

  

    “没事的。”叶修叹了口气,把头低了低,蹭蹭喻文州的发顶,“我从来没有……这样被温暖过。”

  

    

  

    喻文州笑了,毫不介意地在巨兽嘴上亲了一口:“以后一直都会有的。”

  

    

  

    <<<

  

    

  

    回忆的画面交错纵横,在过往与现在间穿梭。

  

    

  

    最受人们爱戴的龙神招来了皇帝的嫉妒,于是他便装作祈雨,招来了龙神,而后在龙神盘旋准备为人间带来福泽时用一支染了毒的箭直射向龙的死穴逆鳞。

  

    

  

    “龙神叶修?不过尔尔。”看着银白的巨龙倒在脚边,皇帝嘴角勾起了不屑的笑。

  

    

  

    被囚禁在深宫的说话并不好受,但那会使人无力的毒叶修解不开,他只能在喉间发出低低的嘶吼。掌水之神已经快要因为许久不曾被水湿润而精疲力尽。

  

    

  

    画面突然一片漆黑,再有光亮出现的时候,就是苏沐秋出现的时候了。

  

    

  

    “你问我为什么大驾光临?”化为人形的西方恶龙轻轻一笑,俊俏的脸上满是嫌恶,“因为西方的龙都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而你却把世界上最明光的龙藏在了黑暗里。”

  

    

  

    这只正带着还没孵化的妹妹四处周游的龙听到了同类的嘶吼,痛苦,却不绝望,坚强在闪闪发光。

  

    

  

    再后来就是那位长得很凶的御前侍卫把宫门砸开的场景。

  

    

  

    胸中有天下大义的男人没想到自己所侍奉的君主竟然会做出这种事,于是在看到伤痕累累的叶修时,他惭愧得眼眶发红。

  

    

  

    “我带你走。”苏沐秋将奄奄一息的叶修背上,叮嘱这位御前侍卫要替叶修把这片他管的地方打理好,哪天叶修好回来。

  

    

  

    再睁开眼,叶修就已经在海岛上了。

  

    

  

    苏沐秋只与他相处了很短一段时间,很快他就提出了要离开。

  

    

  

    “去哪里?”叶修抱着还没有孵化出来的苏沐橙问。

  

    

  

    “去找解你身上毒的解药……听我说,在我找到解药之前,你绝不可以动用法力,否则你会出大事的。”苏沐秋认真嘱咐了句,转头又和还没出生的小沐橙交待起来,絮絮叨叨像个老妈子。

  

    

  

    然后苏沐秋离开了。

  

    

  

    然后冬天来了。

  

    

  

    那些没有温暖的冬天,总是会如期而至。

  

    

  

    <<<

  

    

  

    魔法师们都听到了叶修和喻文州的对话,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把叶修抱得更紧,身上的热度一点点沾染在叶修的鳞片上。

  

    

  

    那些坚硬的鳞片被爱烘烤,冰冷被一层层剥落,只留下能让人安然入睡的温暖。

  

    

  

    叶修弯了弯嘴角。

  

    

  

    这个冬天就这样暖暖地过去了。

  

    

  

    <<<

  

    

  

    春天来临了。

  

    

  

    没有魔法师加固的荣耀大陆的保护罩日渐脆弱,一个小小地缺口被大陆边缘的一只低级魔兽发现,它有些好奇地钻了进去,却不想拉开了战争的序幕。

  

    

  

    满是血和泪的屠杀也来临了。

  

    

  

    <<<

  

    

  

    “你们要回去?”叶修靠在石壁上懒懒地问了句。

  

    

  

    “守护荣耀大陆是每一个魔法师与生俱来的责任,我们无法推脱。”王杰希说,魔法师们已经穿戴整齐。

  

    

  

    “即使大陆的主人厌恶你们,即使他为了毁了你们故意发出谣言,捏造出所谓的'魔法师叛变'的证据,让整个大陆的人都信以为真,把你们当成过街老鼠那样赶走?”叶修面无表情地说。

  

    

  

    “是。”周泽楷说着,低头亲吻了叶修的唇角。

  

    

  

    “那就走吧,我也猜到你们不会看着他们死而无动于衷的。”叶修挥了挥手,很无所谓的样子。

  

    

  

    “如果是你,你也不会因为害怕被伤害而不去为人们带去甘霖。”喻文州笑着说,“我们是一样的。”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神兽,比你们厉害得多。”叶修说。

  

    

  

    “切。”楚云秀不屑地发了个气声,“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他们是死是活都无所谓了,但这一次不能不管。”

  

    

  

    “所以,”孙翔鼓起勇气抓住叶修的手,“等我回来!”

  

    

  

    黄少天一把糊开他的脸:“滚,是等老子回来。老叶我爱你,么么哒!”

  

    

  

    叶修一把糊开他的脸:“赶紧走。”

  

    

  

    <<<

  

    

  

    这是被史书记载的一天。

  

    

  

    荣耀大陆以六位魔法师和十万军队迎战如黑云压城般看不到尽头的魔族和亡灵。

  

    

  

    没有人觉得还有希望可言。

  

    

  

    <<<

  

    

  

    “你不担心吗?”苏沐橙看着安静坐在地上玩着游戏机的叶修,问道。

  

    

  

    “担心。”叶修毫不掩饰,坦言道。

  

    

  

    “但是你在到来时就已经承诺要当中立方了,你不能破坏规则。”苏沐橙的表情很有些悲伤,“他们好危险了啊……”

  

    

  

    “有多危险?”叶修问着,手抬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侧颈皮肤。

  

    

  

    那下面是颈总动脉,是人最重要也最脆弱的命脉之一。是人的逆鳞。

  

    

  

    “他们……快死了。”苏沐橙喃喃地说。

  

    

  

    <<<

  

    

  

    利爪贯穿了黄少天的肩膀,他表情痛苦极了,牙齿咬紧下唇,动作却丝毫不拖泥带水,右脚抬起猛踹上眼前这个魔族的胸口,紧接着举起魔杖在空气里画了个圆,一小道电流就钻进了这个魔族的血管里狠厉地折磨他。

  

    

  

    “操,痛死了……”黄少天骂了一句,左手抬起按上伤口,不剩太多的法力害他只能使出一些低级的治疗术,勉强只能止住血。

  

    

  

    他没有喘息的时间,入眼处已经满是硝烟和血肉,魔族啃咬着人类的尸体,嘴角洋溢着得意。

  

    

  

    十万大军所剩不多了,而敌军却还有原先的三分之一多,这场战争,好像已经被定下了命运。

  

    

  

    黄少天跑向周泽楷的方向,那里的魔族聚集得多,在围攻这个已经坏了枪的枪手。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抬起腿用膝盖狠狠地顶住了最前方那个魔族的腹部,嘴上还吟咏着咒语,一窜火苗在魔族的身上悄悄燃烧。

  

    

  

    黄少天已经赶到,配合周泽楷将面前的魔族都推翻在地,手上凝结冰,在准备一举将这几只魔族都拿下时,两把骨做的利刃分别横在了黄少天和周泽楷的脖颈两侧。

  

    

  

    两个人的呼吸一窒。

  

    

  

    他们忘记了还有那些藏在最阴暗角落里的亡灵……

  

    

  

    杀气在一瞬间已经划过他们的动脉。

  

    

  

    <<<

  

    

  

    有什么湿润的东西落在脸上。

  

    

  

    黄少天有点迷茫地睁开眼,奇怪地想着,为啥脖子都被砍了他还能感觉到血掉在脸上……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还能睁开眼。

  

    

  

    入眼依旧是血和肉的交织,腥臭的气味填满鼻腔。

  

    

  

    但却下雨了。

  

    

  

    一滴滴雨丝落下,冲刷着这可怖的画面。

  

    

  

    黄少天和周泽楷同时看到了那条龙。

  

    

  

    银白色的巨龙踏着云彩,矫健的身姿在空中舒展,雷鸣电闪在他的操纵之下开始有意识般地行走,在天空中绘出胜利的画卷。

  

    

  

    “你说过你是中立者!”魔族首领惊恐地大喊,“你在破坏我们的规则!”

  

    

  

    魔法师们都抬起了头,看向了那条盘旋在天空上的龙……的爪子的粉色肉垫。

  

    

  

    黄少天捂着伤口笑得傻傻的:“我已经被治愈了。”

  

    

  

    周泽楷瞥了他一眼,暗道没出息。

  

    

  

    “我确实是中立者,”叶修缓缓地说,“但中立的条件是不触及我底线。”

  

    

  

    “我们并没有侵犯你的领地。”魔族首领握紧了拳说。

  

    

  

    叶修笑了笑,说:“但是你们触到我的逆鳞了。”

  

    

  

    语毕,狂风暴雨席卷着龙的愤怒轰然而至。

  

    

  

    <<<

  

    

  

    “好帅。”周泽楷捂着胸口,脸通红。

  

    

  

    黄少天在一边默默鄙视,真没出息。

  

    

  

    <<<

  

    

  

    这是史书稍微不太敢记载是一天。

  

    

  

    魔族和亡灵入侵荣耀大陆,魔法师们和军队浴血奋战,在巨大的危险面前,他们没有表现出一丝懦弱。

  

    

  

    而在荣耀大陆已经接近穷途末路时,正义的使者,来自东方的龙的叶修,出现了。

  

    

  

    他呼风唤雨,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击破了敌军的防线……然后带走了六位魔法师就不管了。

  

    

  

    ……。

  

    

  

    <<<

  

    

  

    “我才是装逼到最后的人。”叶修说。

  

    

  

    “对对对,宝宝你是最棒的。”大家纷纷送上掌声。

  

    

  

    “你们太敷衍了。”叶修不满。

  

    

  

    “啊啊啊没有啊,宝宝别生气,我们抱抱。”大家忙哄到。

  

    

  

    “你们能不能正经一点。”叶修无语了。

  

    

  

    “好好好,宝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大家笑得温柔。

  

    

  

    叶修:“……”

  

    

  

    叶修:“我只是变小了一点,你们不用这样的,我还是我。”

  

    

  

    大家一边点头一边看着眼前的叶修。

  

    

  

    一个五六岁、像糯米团子一样的小宝宝,皮肤白皙而嫩滑,肥嘟嘟的脸上全是鄙视,水灵灵的两双大眼睛正望各位魔法师,里面写着无语。

  

    

  

    “唉,沐秋当年怎么没和我说用了法力会变小呢。”叶修宝宝叉着腰叹了口气,肉肉的可爱脸蛋却堆着大人的忧愁,有谜一般的反差萌。

  

    

  

    “嘿嘿嘿……”大家傻笑,幸好没说啊,沐秋大大您真棒。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叶修宝宝问,大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们,眼神里有点期待,“想不想和我去东方?或者去找找沐秋?”

  

    

  

    “您说去哪就去哪。”黄少天说,已经完全没有了原则。

  

    

  

    “但是这一路会很困难,你们还有伤,我又成这样了。”叶修宝宝皱着眉,思考究竟应该怎么做。

  

    

  

    “没事的。”喻文州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小孩子的发丝柔软得让人心痒,“有你在,一切困难都不算困难。”

  

    

  

    “噗。”叶修宝宝笑了,嘴角有两个小酒窝,甜得发慌。他还明知故问,“为什么啊?”

  

    

  

    “因为……”

  

    

  

    因为你的可爱可以打败一切啊。

  

    

  

    end

  


评论
热度(2333)

© 日常吸叶ヾ(●´∀`●) | Powered by LOFTER